注册  |  登录 设为首页  |  加入收藏  |  联系我们

欢迎您访问赤峰市人民检察院网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检察文化 > 检察文学 > 正文

最可爱的人

111来源: 时间:2021-05-14 15:30:00


  我的名字与作家魏巍先生的名字相同。自小,每次介绍自己名字的时候,大多都会听到这样的回应:“原来是个大作家,最可爱的人啊!”小时候只觉得洋洋得意,至于谁是那个“可爱的人”,我全然不知。再长大些,从语文课本中学习到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这篇文章,课堂上听着老师分析写作手法,阐述中心思想,却并不觉得先生的文笔惊人,甚至觉得有些文不对题。只是,终于知道了,魏巍先生笔下“最可爱的人”是在战争年代浴血奋战的朝鲜战士们。

  2011年,我结束学业正式进入林西县人民检察院工作,在从检的十年里,我也从“小魏”变成了“魏检察官”,而每当介绍自己的名字时,依然会听到类似的回应。如今,当我再次品读魏巍先生所著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这篇文章,不禁慢慢体味出了先生对于“可爱”一词的理解,原来已经全部倾注在了那些看似平铺直叙、不胜华丽的语句之中。

  现在细细想来,这种读文体验的改变大体与自己从事检察工作的经历息息相关,当对“可爱”这一词的理解不再停留于个体表面的光鲜,对于文章的品读也不再执着于文字本身的堆砌和镶嵌,才明白,读文章,品文意,返璞归真才别有洞天。正如先生所说,“放纵奔流”的思想感情的潮水,一浪高过一浪地诉说着对朝鲜战士们的深情厚谊,当真“可爱”至极。想到这里,我身边的那个“可爱”的人也随之慢慢走到了眼前…

  与在枪林弹雨中奔走的战士不同,他更像是和平年代的工匠,一位“可爱”的工匠。

  “梨花淡白柳青深”。如果你来过林西县检察院,那么你一定对满园的绿色印象深刻。从正门进入,院落两旁一片绿意盎然尽收眼底。放眼望去,梧桐、火炬、松柏争相竞长,花秋、山桃、连翘错落有致。置身其中,绿叶成荫,燕语莺啼,空气格外清新。工作之余,浸在满园的绿色之中,被浓郁的松香包裹,令人神清气爽。

  如果下班后你不急着回家,偶尔在园中漫步,你总会碰见一个忙碌而熟悉的身影,他就是我的老领导、一名从检三十年的人民检察官、一位对花草树木有着极为偏爱的工匠、也是我身边的那个最“可爱”的人——徐会春。

  暮春三月,草长莺飞。园子里的小草钻出地面,新叶吐出嫩芽,每当这个时候他会穿梭在林中,细细打量每一颗绿植,就像是打量自己的孩子。哪棵松树长势过高遮挡了果树的阳光需要移植、哪颗李子树去年虫害严重,哪一棵树杈上被喜鹊搭了窝,新破壳的小喜鹊还在嗷嗷待哺,等等,园中一草一木,大大小小,他都如数家珍。细细算来,院里近四十多个品种的绿植几乎都是他亲手栽种的,年复一年,园子里从草木稀疏到枝繁叶茂,皆是他的心血。

  就在几日前,我走过他的办公室,看见他站在窗边望着园中景致若有所思。我问他在看什么,他说在看那几颗松树。初春才至,园中几株松树苍翠俞深。“小松未盈尺,心爱手自移”,当初的细小松针如今柯叶绵密,渐觉蓬松。他指向西侧中间的一棵松树对我说:你看,像不像一座宝塔。我顺着他指给我的方向看过去,果然,这棵松树树干呈金字塔形,树枝轮状着生,树顶一株枝丫笔直向上,难得的是,远远看去并不是线条生硬的三角形状,而是有着优美弧线犹如水滴一般的尖塔,与其他伞形幼树相比,叶如翔凤,更显端庄。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端详过园里的花草树木,惊奇还有这样让人眼前一亮的植株。他说“这样的形状得年年修剪,既要对称,又要顺长势造型”,我知道这是他的得意之作。“过几天天暖和了,有几棵也要修剪了,型不好看,也影响其他果树生长。”他又指了指远处说“天气转暖,桃树和六月雪就快开花了,接着就是李子、梨树和山桃。”我看到了他眼睛里闪闪发光的期盼,与满园的春色紧紧相连。

  炎炎夏日,骄阳似火。院办公大楼后面的几棵杨树显得格外引人注目,远远望去,郁郁葱葱,亭亭玉立,几乎与办公大楼一样高,镇子里几乎再找不到这样又直又高的杨树。每当盛夏酷热难耐,这几颗杨树会迎着从墙外涌来的一波一波热浪,遮挡起浓浓密密的绿茵,恰时一阵风来,好不爽快。这几颗杨树便是他在检察院办公大楼建成之初亲手栽种的。一年又一年,转眼14个年头,当初不到一墙高的小树在和风细雨中长成了参天大树,而办公大楼后面被绿茵覆盖的空地也成为大家停车、消暑的好地方。当太阳慢慢落山,大家将车从绿荫下开出单位准备下班回家时,你会看到他背对夕阳又走向园中,忙着给果树浇水,喷洒农药。柳絮飞时花开满园,我们只有在偶尔摇下车窗才留意到,园中此刻早已花飞蝶舞,好不繁华。

  金风送爽,瓜果飘香。如果你恰好在秋季到来,那就有口福了。满园的李子、沙果、香梨、樱桃、苹果、槟子、山丁子,远远望去红彤彤一片,不用挑拣,随便摘一个一口咬下去,清脆甘爽,满口生津。走在楼道里,几乎每个办公室都会被浓浓的果香包围,连敲打键盘的声音听上去都没那么枯燥了。你总会从他的手里接下那个最大最红的果子,总会在你够不到的地方一伸手就能品尝甘甜。西风吹起,流年偷换,我们不曾留意的那些燕去燕来,不曾驻足关照的花谢花开,都经他的悉心打磨,变成了沉甸甸的馈赠。当你站在果树旁抬头挑拣着果子往袋子里装的时候,他又蹲在果树下面,看向院子里的草坪,盘算着,又该除草了。

  岁暮天寒,瑞雪兆丰年。经过一场大雪,园子里银装素裹,玉树银花,别有一番景致。一天下班时,暮色将至,我经过园子,看见他一手拎着纤维袋子一手拿着笤帚进到园子里,我也一同跟着进入了园子。我们一前一后走在园子里,雪淹没到小腿,足有一尺高。他走到两颗果树中间,用笤帚扫开了一块空地,将纤维袋的绳子解开,把袋子里的东西均匀地洒在地上。我一看,原来袋子里装的是谷子和大米,我问他缘由,他说发现最近园子里的鸟多了,下雪了,地上撒点谷子,鸟儿飞过来能有食吃,饿不着。接连几天,我都能看见他提着袋子在园子里进进出出,给鸟儿们添食。“冬去冰须泮,春来草自生”,来年明媚春光里的好鸟相鸣,嘤嘤成韵,此刻在这里找到了玄机。

  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,园中景色四季变换,而那个忙碌的身影却一如往昔,熟悉,亲切,充满智慧,又让人信赖。

  树要成材,需要园丁的修剪,玉要成器,需要工匠的打磨,青春同样需要雕琢,才会绽放绚丽的色彩。回首从事检察工作的近十年,我跟在他的后面,走在他撑起的绿树浓荫下,伴着他的教诲,沐于春风润雨中。我学着他的样子,把冒出斜枝的小树修直,把弯杈修剪。我看着他鞋底沾满泥土,事必躬亲,也随着他的脚步踏实向上伸长,不敢虚浮。不知不觉中才发现,我已同园中草木一同成长,在和风细雨中从稚嫩慢慢走向了成熟。

  捧着一颗心,不带半根草。我庆幸,我长在园中。

  “春满江山绿满园,桃李争春露笑颜”,又是一年。园子里春回大地,向阳花开,如约而至的不只是春天,你瞧,他正走在园中,围着他最中意的那颗山丁子树急得来回踱步,心疼不已,原来是门卫大爷不小心把侧面的一枝主干剪掉了,后来听说,当日中午他便急得没有睡着觉。

  当真“可爱”至极!  (魏巍)


上一篇:驻村扶贫日记:村里四季
下一篇:六一特刊 | 可爱的白裙子